包宇: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不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也不等于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金色相对论 2019.08.25 14:17

【金色相对论】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发展转折点or落地新机会,于8月23日在金色财经社群进行直播,jinse.com VP、CoinTime COO佟扬对话深圳银湖论坛发起人、深圳科创委数字货币国际合作研究课题负责人包宇。

Sru8SYgfTTbCEUzRjz0qgwLr7IEOjVrRDfp9t1Mx.png

包宇,True Digital Foundation (瑞士 楚格)董事,创始人,深圳银湖论坛(数字经济和数字货币)发起人,在华为,中兴通讯等企业有十五年以上产品研发,创新孵化和投资管理高管经验。2014年至今任联合国亚太数字经济工作组(UN ESCAP ESBN)委员,2016年至今负责深圳市科创委“数字货币”国际合作研究课题,申请数字货币,区块链和AI领域中国和PCT国际专利二十多项,在《中国银行业》《电信科学》等发表论文多篇。

以下为对话全文(有删改):

佟扬:给您的第一个问题是:8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如何理解文件关于"数字货币研究和移动支付"的意思?在您看来,文件提到的数字货币内涵是什么?区块链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有哪些?

包宇: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重要。

总体来说我也有点意外,因为国内,特别是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项目一直是比较低调的,我最早关注这个领域是2014年,当时我在国外合作的一些科技公司创始人,搞信息安全和密码学的,说我应该关注下数字货币,我说为什么,他们说你们国家央行的研究团队现在开始全球低调的调研了。

我看了下,发现这个技术很颠覆,2015年我和深圳科创委的领导谈到这个技术,深圳的领导对新技术都很感兴趣,但是他们估计这个技术可能要10年,20年以后落地,以为太颠覆,不过他们希望我做一些事情,于是2016年就立项做一些研究,特别是跟踪国际前沿的研究。

然后2016年初,周小川行长接受媒体采访,就第一次正式提出央行有这个项目。

所以,这次深圳先行示范区的文件,提出数字货币,我觉得第一个,应该不是指比特币这些加密数字货币,提出这个之前,央行在深圳有一些布局。但是,我想也不是100%等于央行的项目,否则可能就没有必要在这个中央级的文件里面提。

央行相关负责人近期有一个演讲,提出央行的“双层架构”,就是在央行顶层,简单理解,是管一个额度。在各个面对C端用户的商业银行,金融机构,可以用不同的技术来实现数字货币,包括区块链,和非区块链的,都可以。央行没有指定具体必须用哪个技术路线,而且,每种技术路线,都需要接受实用的检验,必须万无一失。所以在技术和市场两个领域,央行的这个架构,是给出了很大空间的。

我们自己研究项目,也深入研究了几种不同的实现方式。

区块链,肯定也是重要的一个技术路径。

法定数字货币,在技术层面,我理解最重要的是万无一失,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因此我想还有足够的时间空间,留给所有机构去探索。

包括区块链行业,这几年也有很大技术积累,我觉得很多机构都是有机会的。

佟扬:那总结您的观点来说,意见里所说深圳开展的数字货币研究,第一肯定不是比特币,第二不是100%等于央行数字货币项目,第三区块链是技术路径之一

包:对,因为技术和应用,还需要时间打磨,现在央行更多像一个裁判,而不是运动员。

佟扬:第二个问题是:当今时代各类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引发各方重视,监管也面临各种挑战,同时也刺激国家层面的研究与发展动作频频。应该如何理解当前数字货币与加密货币监管的不同?您如何看待当前数字货币和数字经济的监管现状与后续合规发展?创新与监管的平衡应该如何把握?

包宇:法定数字货币与民间加密货币,都面列全新的监管和合规的课题。

法定数字货币,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最初央行是设想过由央行顶层直接发行和管理的,而且考虑过不基于账户的形态,这是法定数字货币最高级的一种形态。但是这样很快就会出现两个问题,一是商业银行的活期存款业务可能就没有了,因为钞票在你手机里面,和在银行没有区别,甚至还更方便,这是以前纸币和网银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二是跨境的问题,以前的货币跨界监管就不行了。所以目前,央行决定,自己不直接碰流动的法定数字货币,由面向客户的机构来做,这个有点像稳定币和Libra的模式。

民间加密货币,这个就不用说了。但是我想讲下美国和瑞士两个不同的监管思路。美国其实是比较严肃的,他准备用立法的方式来解决,但是发行立法很困难,涉及面太广,还涉及到华尔街一百多年的传统。我想讲下瑞士,Libra也准备注册到瑞士,我们有个机构也注册在瑞士,刚刚完成和瑞士金融监管局的谈判(他们都叫谈判,不叫申请)。我每次去瑞士都遇到美国项目团队去那落地。

瑞士的思路,是把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监管当成一个传统的金融业务来看,但是一事一议,可以豁免,可以增加,合规相关的条款,他不是回避,而是主动的接触市场。这个和新加坡和香港还不一样。可能瑞士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主动服务的政府机构,当然这个需要极大的经验和判断力。

我们中国会怎么做?

我想既不是美国,也不一定是瑞士。而是改革的模式,就是在特定范围,特区区域,可以允许一些探索,然后总结经验,错的改正,对的肯定。用实事求是的办法。

数字货币,区块链,新事物允许探索,但是不能危害金融稳定,不能损害用户利益。这个问题我想这样回答。

佟扬:好的,谢谢,给您的第三个问题是:作为中国改革创新的重要试验田,深圳一直承担着创新的重要角色,吸引着众多创新创业的人才进驻。那么此次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对创新创业和投资发展的机会有哪些?

包宇:好的,首先可以肯定,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大趋势。我觉得目前的民间加密货币,包括交易所等等,虽然已经显现巨大的财富效应,但是还是一个小的领域,比起真正的银行金融服务,工业4.0都还是很小的,真正解决了底层技术和监管框架以后,还有广阔天地。

大家可以眼光放长远,未来真正是万亿级的市场。

现在需要的是技术的研发,包括共识机制,加密技术,等等。

深圳这次也特别提出人才的问题,需要汇聚世界级的人才。

这次字眼很有意思,“数字货币的研究”,“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

我认为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和互联网不同,可以理解为下一代的软件经济机器,这个效率和影响力,会超过目前的互联网商业模式。特别在应用端,目前区块链行业是占有先机的。谢谢。

佟扬:包总的分享今天给到我们很多新的信息,更让我们从另一角度验证了行业发展的无限未来,感谢包总!

新闻资讯